首頁 > 資訊 > 詳情

干貨!盡職調查8大手段

來源:余英杰 2018-03-02 09:45 收藏

筆者總結了8個基本的盡調方法或工具,每種方法附帶實操案例,并給出操作要義。

筆者總結了8個基本的盡調方法或工具,每種方法附帶實操案例,并給出操作要義,期待這樣的“毫無保留”能給還處在茫然和焦慮中的律界“新老司機”以參考和指引,并碰撞出“美妙的思維火花”。

1.盡調清單

盡調清單是每個盡調項目必備且首要的工具,可周密發問,避免遺漏。幾乎所有的盡調清單都是一個企業要素大薈萃,涵蓋了從主體設立,資產負債,到勞動人事等各個方面,以清單為基礎向企業搜集材料,可以避免遺漏,是保證調查事實全面的基礎手段。

但是,盡調清單不能千人一面,無論盡調哪類公司、因哪類業務盡調,都丟給企業一份上市業務的盡調清單,全是做到了,但是重點會被淹沒,有時會抓了芝麻,丟了西瓜。

好的盡調清單應重點發問,抓住核心。

比如,盡調水力發電企業,重點應當在企業業務資質(如發電許可證與并網許可證等關鍵文件)和重大資產(土地、房屋、設備)上,企業知識產權、勞動人事等內容可相應弱化;反之,如果是一個網貸平臺,合規和資質為重中之中,土地房屋資產內容則相對不那么重要。

所以,在清單發出前,應當根據被盡調企業特點,對清單各個板塊進行詳略劃分,做到全面的基礎上突出重點。

好的盡調清單還可以控制工作內容和節奏,讓企業有目的、有節奏的工作,避免無用功,提高效率。

企業的對接員工,不像律師一樣成天泡在盡調之中,很多人都是初次接觸,不免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對盡職調查工作內容理解不到位,分寸拿捏不準是非常普遍的事情。

盡調清單,是企業對接人員準備盡調材料的地圖,要提供什么資料、誰來負責、何時提供、提供的格式和模板、有無遺漏等內容,都在清單中有所體現,本質上是律師控制盡調工作內容和掌控節奏的手段。

磨刀不誤砍柴工,事前準備份好的盡調清單,可為后續工作節省大量時間。

2.審閱企業資料

發出清單后,很快就會收到企業提供的資料。這個資料是盡調中最重要的內容,其他盡調手段要么是這個部分的衍生或補充,要么就是對這個部分的核實和驗證。

這里涉及到兩個問題,一是除企業主動提供的資料外,如何獲得更多有用的企業資料;二是如何快速有效地審閱企業資料。

這個道理不難理解,企業情況,對買家而言可能是霧里看花,但是,對賣家而言則是如數家珍,所以,消解信息不對稱的最好辦法是賣家把家底和盤托出。

但現實情況是,買家希望賣家開誠布公,毫無保留,賣家則希望買家差不多就行,有的賣家甚至會故意隱瞞一些情況。誰家的姑娘也經不起放大鏡檢驗,臉上的雀斑和皺紋總是不愿示人。

這個矛盾,是盡調中搜集資料的主要矛盾,律師在盡調時要把握這個基本點。

遇見爽快的賣家是幸運,盡調基本上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愉快旅程。

本人在四川曾盡調過一家水力發電企業,辦公室主任辦事干練條理,企業資料全部按照一定順序掃描歸檔,我們需要什么,直接打印,要幾份,什么順序,一次搞定,一上午就做完了別的企業兩到三天的工作。走出企業,律師、審計師和評估師都對企業對接人員贊不絕口。

但大多數情況下,賣家不會這么爽快。

扭捏、較真、甚至有些抵觸才是賣家的一般面目。律師要依靠強大的溝通能力,與企業對接人員斗智斗勇,將企業信息像擠牙膏一樣擠出來。

律師如何發揮主觀能動性做好盡調,后續有專門章節講述,在此不再贅述。

如何審閱企業資料,并發現問題,是律師操作的關鍵部分,也是見律師功力的重要環節。

企業資料數量巨大,有時候擺到桌子前供審閱的資料會以米來計算,看看都發愁。如果認認真真一頁一頁翻閱,態度是好的,但是效率呢?

盡調一個中等規模的企業,當事人一般要求現場不超一周,加上報告時間,最多兩周,商場如戰場,兵貴神速,拖拖拉拉最終會影響當事人的交易,因此,律師工作是時不我待,必須快馬加鞭。

高效的前提是質量保證,咱們之前說的盡調標準全面、清晰和可靠不能打折。這時工作方法就顯得十分重要,我的操作心得是主輔分明。

何為主何為輔?我的判斷標準是決定這個企業核心價值的方面為主,其余為輔。這么說還是比較抽象,咱們舉例說明。

1、股權。如果是股權收購,這必須首先查看,因為這是直接買賣的標的,它沒問題了,買這個動作才能發生,收購人才有可能實際擁有股權背后的公司價值。但如果是資產收購,或資產證券化業務,股權就沒這么重要,只要能在程序上獲得股東會的批準,股東層面的瑕疵對這個影響有限。

2、重大資產。這里一般指土地房屋和大型動產。這類資產一般都占到公司資產的大頭,而權屬情況又特別復雜,從取得環節,到保有環節,再到抵質押融資環節,都會引出一連串復雜的法律問題,律師應當在這些地方花費時間,仔細審查。

3、重要資質。有些企業以牌照為核心價值,金融機構即是典型,銀行、信托、證券公司自不待言。去年,單因持有牌照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價格就一路飆升,并一直保持高位。所以,盡調時,圍繞牌照的事項即是主要內容。最近比較熱門的網貸平臺并購也是類比該規律,備案前和備案后價值不可同日而語。

4、重大債權債務。這個原理與重大資產類似,在會計科目里,債權本身就是資產,這直接決定企業未來現金的流入流出,因為重大所以重要。

5、人事情況。對于一般企業,重要性不那么凸顯,可以作為輔來看待。但是,如果是高新科技、知名創業團隊企業,那就另當別論,沒了這些核心人物,這個企業價值就會驟減。比如,一家民營醫院的醫生,就是最核心的資產。眾所周知,好醫院在名醫也,非大樓也。

實際上,每一家企業都有自己的核心價值。一般來看,買家也是沖著核心價值去的,所以,盡調就應當主要圍繞核心要素展開,輔之查閱其他因素。

一個經驗豐富的律師,在飛往盡調企業的途中,基本上心里就盤算好,先做什么,后做什么,就像一只嗅覺靈敏的獵犬,一到場就能迅速捕捉到獵物。

對于新人來講,做不到位沒關系,但每次出發途中做個類似的思想實驗,不斷和經驗豐富律師的出手做比較,假以時日,必有所成。

3.審閱財務資料

財務資料,包括資產負債表、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,是企業提供資料的一部分,但是它的作用特殊。

會計功能通俗的說,是企業的經營活動的記載,是從動靜兩個形態看待企業經營。這點對盡調意義重大。我們以查明一個貨物買賣交易情況為例,來說明財務資料的妙用。

首先,律師會拿到貨物買賣合同,這份合同記載著當事人之間有關該交易的權利義務,是交易靜止的一面。

但是有關合同履行這類交易的動態信息,律師無法得知。而這些動的東西,就得借助資產負債表以及會計明細賬獲得。

賣了貨,存貨減少,收到貨款,現金增加,沒有收到貨款,那么應收賬款增加。因此,在盡調中,律師要查清整個交易情況,就必須動靜結合,把合同和財務資料相關內容結合起來審查,形成一個完整的交易邏輯閉環。

單個交易如此,企業整體情況也類似,只不過其邏輯起點為資產負債表。在此基礎上,借助財務明細賬把每一個科目逐步打開,順藤摸瓜,結合之前搜集的合同資料,動靜結合,就可以復原整個企業紛繁復雜的業務形態,形成一個個交易或業務的邏輯閉環。

盡職調查8大手段及實操要義2

所以說,離開財務資料的盡調都是偽盡調。注意,這里不是說離不開審計師,是說財務資料。

筆者親歷:2013年,有個企業集團內部企業之間股權轉讓,因實際控制人相同,為了親兄弟明算賬,轉讓前還是邀請律師參與盡調,這次沒有審計師,入場前覺得很簡單,但不成想,律師做法律盡調是根本繞不開財務資料,所以,不得不把審計師的活也干了,一筆一筆地翻閱細賬,以與合同信息對接。

4.協作交流

并購盡調隊伍一般包括律師、審計師,如果涉及國資和上市公司則會有評估師和財務顧問。總之,每次盡調都是一群人在戰斗。大家目標一致,有分工,也有合作。筆者試舉兩個例子。

第一個例子是筆者在西部某省盡調一個種子生產和銷售企業。在種子行業,企業生產、銷售的種子品種保密級別很高,因此,在財務做賬的時候,都不會直接寫品種名稱,而是寫代碼,某個代碼對應一個種子品種,其對應關系,一般只有負責生產經營的副總清楚。但我們現場盡調的時候,恰巧主管副總出差,因此,企業沒人能說清哪個代號對應哪個品種,賬務上面的數字說不清,法律這邊的合同也對不上。但是時間不等人,因此,律師和審計師集體作戰,結合合同情況,授權情況,以及財務記載中的種子產量和銷量,多角度推導,終于理出一個代碼與種子品種的關系。因為這個關系是建立在數據推理下的結論,盡管不能確定百分百正確,但也可以作為參考繼續推進工作。兩天后,公司副總回來,給出的相關對應關系,與我們之前推導出的幾乎一致,僅有個別代號需要微調。副總很驚訝,連問我們是怎么知道這個關系的。這是法律和審計在業務合作上的一次成功案例。

第二個例子簡單,但其中道理更實用。筆者在石家莊參加一個能源類企業盡調,提供資料的大姐非常熱情,搬了一堆資料過來。律師發現其中一份股東授權寫的不太清晰,就拿著去問對接大姐,可沒想到,她看到這個文件臉色都變了,急忙說,對不起這個不能給你們,還讓我把文件還給她,我覺得奇怪,問為什么?大姐拒絕回答,只管和我要這個文件,甚至想搶回去,既然不愿回答,我打算拿著文件離開。但大姐非常執著,直接把門堵住了,說必須得把文件留下。看這場面,我就把文件給她留下了。出門后我直奔審計師的辦公室,說明事由后,從他們的文檔中找出這份文件重新復印了一份留存。事后來看,這份文件也沒暴露什么大的問題。但是,正如我之前提到過的,企業對接人員對盡調理解不到位,尺寸和火候把握不好,經常弄些啼笑皆非的事情。但反過來講,假如這份文件要是很重要呢?所以,中介機構之間的友好合作會給盡調帶來意想不到的便利。

5.關鍵人物訪談

企業情況可以反映在紙面上,但更在企業運營人員的腦子里,因此要想把企業的情況摸透,與企業相關人員溝通必不可少。我們簡單梳理下這個過程,便于大家理解其意義,做到心中有數。與企業人員溝通按照時間順序大體分三個階段。

第一階段:初步進場階段。這個時間,標的企業按慣例會帶著買家代表和中介隊伍,參觀企業,開座談會,企業高層對企業的發展現狀、優勢、愿景一通吹噓。這時候,不要做個禮節性聽眾,更不要漠視這些宏大敘事,而是根據他的介紹和描述,迅速修正之前預想的企業情況,重新描繪一幅企業主輔情況圖,以指導后續具體業務。

第二階段:盡調過程階段。在搜集到一定資料后,律師一邊審閱,一邊會發現很多疑問,這就需要與相關人員溝通,了解清楚具體情況。

這個階段耗時最長,各類訪談和交流都不正式,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以聊天的形式進行。這里有個操作要點是,做好功課,帶著明確問題去聊,以解決或解釋清楚疑問為導向。另外,這個階段問題已經具體化,應當找企業中具體負責人員詳細了解具體情況。溝通聊天的過程中,也會不斷發現新情況,需要索要新的資料。一切以把事實查明為目的。

第三階段:收尾總結階段。律師在離場前,一般需要做一份訪談筆錄,由公司負責人簽字,加蓋公司公章。企業已經提供了很多加蓋公章的資料,為何還要做一份這個筆錄呢?這個筆錄必須做嗎?

答案是,必須做,且得做好。

原因如下:

1、  企業有些情況文字書面材料缺失或壓根沒有,只能通過訪談筆錄的方式予以補充;

2、  有些情況,僅看書面材料,很難直接得出確定結論,這時候需要訪談確定對該類材料的解釋;

3、  對復雜情況,通過訪談梳理條理,方便事后理解;

4、  讓企業負責人確認具體經辦人的描述,把人的陳述,上升到企業的意思表達;

5、  讓企業對其所提供資料和人員陳述的真實性、合法性、完整性予以確認。

做完上述文件,便可以收拾行李,打道回府了。

6.外部盡調

除企業提供的內部資料外,律師還必須做很多外部盡調的事情。比如查詢工商檔案、核實土地房屋權屬、查詢企業征信報告等。

外部盡調的工作本質,一是查詢,二是核實。

企業提供資料,大多都會包含這些資料。但是誰家給兒女相親,發照片的時候不美圖一下,所以要想得到素顏照片,就趕緊到權威機關查下底片。一方面,核對下提供的信息是否真實,把水分擠掉;另一方面把照片沒拍到的部分挖掘出來。

需要外部查詢的資料做個簡單分類,1、絕對權相關資料;2、行政許可類資料;3、其他有權機關公開資料。

1、絕對權資料。這里做個簡單普法(專業人士跳過),絕對權的公示原則,在民法領域,不動產歸屬于誰,不看誰占有,而看登記在誰名下,這里的登記即是不動產法定公示方法,換句話說就是所有權宣誓的方法。

所以要想查明土地房屋的真正主人,要到土地局和房管局查詢。對于律師來講,在做盡調前,必須對各類絕對權的查詢機關和網站有所了解,除了土地、房屋所有權外,絕對權還有股權、商標權、專利權等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抵押權、質押權等擔保措施也屬絕對權范疇,比如應收賬款質押登記機關是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。

2、行政許可事項。也是需要到相關部門核實的,這點我們在行政機關訪談部分再詳談。

3、其他資料。這里包含司法機關發布的判決書、裁定書,失信人名單等,也包括其他人民銀行的征信報告等等。

問題來了,如果在律師進場后,客戶過來說,律師,我們剛打的工商底檔。說著遞來一摞嶄新的蓋著工商查詢黑章的文件。然后說,您看這個就不需要在調了吧,再調也是這些文件。

這時候怎么答復?標準答案是,謝謝,不行,我們還得親自走一趟。這是外部盡調查詢的操作要義,一手資料原則。

筆者親歷過一個案例,標的企業居然把PS后的工商資料提供給律師,多虧獨立調閱了工商資料,及時發現問題。如果圖省事,少跑一趟,想想后果,不寒而栗。

7.現場盡調

現在信息技術這么發達,外部調查手段這么先進,盡調非得去現場不可嗎?現代化溝通工具的確可以提高盡調效率,比如在進場前,企業就可以把很多資料通過郵箱發給律師,還未登門,就對企業有了詳細了解,大大縮減現場時間。

但是,去現場還是很有必要,因為現場才是最直接,最原始,最生動的地方,處處留存著沒有粉飾的事實。

筆者曾盡調過一家煤礦,到達后,提出先看公司合同,礦長把一大摞合同搬到辦公室,留我一個人翻閱。大部份合同無關痛癢,一翻即過。

但是,其中一份夾在中間的幾頁紙的合同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合同主要內容為,這家煤礦與3個自然人簽署了一份以固定價格出售未來一定數量原煤的協議。

當時煤礦還沒有投產,因此,這份協議有些期貨合約的意味,關鍵是每噸煤的價格只有當時市場價的1/5。**草算了一下,僅履行這份協議,煤礦投產后每年就會減少近3億人民幣的收入,而當時煤礦的估值才7億人民幣。

假如,律師不到現場調查,僅依靠企業工作人員電子傳輸合同,那么這份重要的合同八成會被過濾,而這份已生效但未履行的合同,財務資料也是不會有任何記載的,而它卻最可能成為這次交易的黑洞,給購買人造成巨大損失。

果然,在之后的交易談判中,要求原股東解除該協議就成了談判的焦點,成了交易成敗的關鍵。而這個重要的發現,沒有利用什么高科技手段,也沒有運用復雜的專業知識,僅僅是因為律師“在現場”。

所以,法律盡調與新聞調查在這點上有著共通的方法論,離現場近些,再近些。

8.行政機關訪談

盡調過程,律師要與國家機關(主要為行政機關)會有兩次親密接觸。

國家機關保存、發布的有關企業的信息,基于一手資料原則,律師都應當在可行的范圍內到有關機關予以查詢或核實,這是第一次親密接觸。

除此之外,國家有權機關(主要為行政機關)對相關文件的解釋,尤其是執法過程中寬嚴松緊尺度的把握,以及針對標的企業特殊情況的監管反饋,均需要對行政機關以訪談的形式予以確認,把一些模糊的事情明朗化,減少對企業經營行為合法合規性的誤判。

上市IPO業務,對此方法比較倚重,因為企業上市,律師應對企業發表意見明確的法律意見。

對于某件事情,如果相關規定不明確,律師按照專業要求,只能假設各種前提條件出具意見,結論就是左右搖擺,模棱兩可。

比如去年對互聯網金融整治下了一陣政策雨,各類政策里面經常出現“變相”、“穿透”、“其他XXXX的行為”等描述,有時候律師很難確定這些字眼的射程,因此,無法準確判斷企業的位置是否安全,與其多角度論證,隔靴搔癢,不如直接找有權機關解釋,問出個所以然來更直接有效。

其實,并購行業做類似訪談,也會起到吃定心丸的效果。

比如,去年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向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、計劃單列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下發《關于做好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“回頭看”前期階段有關工作的通知》(清整聯辦[2017]31號)  該文件要求,“省級人民政府要推動交易場所按類別有序整合,原則上一個類別一家,以保持必要規模,避免無序競爭”  ,這里“原則上”如何理解,有無例外?“一個類別”的類別如何界定?均存在不確定性。

所以,如果是要收購一家地方金融資產交易所,則有必要去趟標的企業所在地金融辦,對上述問題進行一次訪談,摸清政策內涵,以免剛剛收購結束即面臨被合并的命運,致使交易目的落空。

各地行政機關對于訪談一事,態度不一,有的地方行政機關比較開明,愿意配合企業工作,但有的地方行政機關還是門難進,臉難看,訪談難度較大。

各位可以看看我們國家上市公司數量的區位排序,就可以大體得出哪里容易哪里難的初步結論。但不管難度如何,如果涉及到交易實質問題,需要行政機關解釋確認的,最好能打通這個訪談環節,實在不行,再另謀他策。

以上是筆者根據自身經驗總結的基礎性盡調方法,在實際情況中,律師需要根據項目的具體情況靈活處理,遵循下水學游泳的原則,在實踐中體會盡調的奧義,找到盡調的樂趣,總結出最適合自己的一套盡調方法。

版權聲明

發表我的評論

您認為以上內容對您有幫助嗎? 有幫助 一般
0/500字 提 交
全部評論: 共0條
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 澳洲赛车开奖官网 云南11选五走势图牛 近30期七乐彩出球顺序 海南七星彩开奖规律图 麻将席 快乐扑克3任二技巧 排列三组选399 彩视播陕西快乐十分推荐 捕鱼之海底捞内购破解版 为什么幸运快3要找代玩 足彩胜负预测 四川时时结果查询 计划计划毒胆王用户信息 广东时时选五 平码计算公式 北京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