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資訊 > 詳情

雅堂金融招牌被員工拆除 近百名投資者上門維權

來源:P2P情報局 2018-01-25 10:56 收藏

大家都知道自己在賭,只是不愿意承認罷了。

2017年1月25日,成都,小雨。

在雅堂大樓的健身房里,十多個投資人蜷縮在健身器材上睡覺。他們是昨天來的,困得招不住就在睡袋里打個盹,滿不不在乎地上的灰塵。

雅堂六樓的幾間休息室內,集聚了近百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投資人,等待投資委員會的談判結果。他們不能在其他樓層走動,電梯內有雅堂的工作人員負責刷卡把投資人指引到指定樓層。

除了投資者,雅堂的工作人員也24小時在崗,隨時接待投資者的到來。還有約有二十余名民警控制現場。

一位來自廣州的投資者,坐在休息室內默默地從包里拿出一小袋榨菜,這是她今天的第一頓飯。附近沒有餐館很難買到飯,只有兩個小商店,又吃不下東西。幾個月前,她發現雅堂的收益出奇的高,就背著老公把家里所有的家當都投進了雅堂。

“昨晚到的成都,瞞著家人說出差才跑出來的。出來得比較匆忙身上沒帶食物,昨晚在健身房的跑步機睡了一小會兒。”該女子眉頭緊鎖,一臉愁容,“不敢告訴家人,一下把三十多萬都造沒了。可是在家又解決不了問題,不如來了看看情況,心理踏實些。”

雅堂金融招牌被員工拆除 近百名投資者上門維權

一個背著大書包,上了年齡的投資人,在坐著玩手機的人當中,尤為顯眼。她不會熟練地運用網絡,沒法及時在群里跟投友門溝通交流,只能不斷地找人交談,試圖從他們口中打聽到一些進展。

這位投資人來自深圳,今天剛剛下飛機就趕到了現場,天快黑了,過夜的地方還沒有著落。雙十一的時候,她還購買了雅堂電商的會員,她說“反正都要買東西,還不如支持自己投資的企業”。

“我都算好了,今年至少能賺40萬,到時候就能湊個首付”,說這話的時候,她臉上閃過一絲恍惚的神色。她在雅堂投了150多萬,有30萬已經回款了,還有120多萬還沒有提出來。上周五有1萬的回款,考慮到每月有限的免費提現次數,她決定和下次回款攢到一起提。她有點后悔地說:“如果當時提出來就好了,就能少損失1萬了”。

她兒子曾經勸過她,不過她沒有聽。她說看到雅堂有政府提供的免費辦公室,又拿到眉山的一塊地,還有永輝20億的授信,就覺得實力挺強的。她又強調道:“我當時以為有授信,就是真正拿到錢了”。不過隨后,她嘆了一口氣,又接著說:“其實大家都知道自己在賭,只是沒有人承認罷了”。

看到雅堂的一個副總經過,她立馬起身追了上去,想要知道事情進展和老楊為什么不出來解決問題,不過得到的卻是這位女副總一句漫不經心的回答:“楊總不是不愿意見投資人,而是他太忙了沒有時間,至于事件進展如何,我們拭目以待吧”。

雖然后來,這個瘦小的身軀依然穿梭在人群之中,積極地跟每個人打聽事情的最新動態,卻不如最初般樂觀,說著“我們還是希望雅堂能好好的”這句話,而是不斷地重復“年輕的時候遇到這種事,其實不算太壞,就當花錢買個教訓,你有工作能力,以后還是能掙到錢。等老了,干不動活了,把一輩子的積蓄都搭進去了,日子真的沒法過下去了”。

雅堂金融招牌被員工拆除 近百名投資者上門維權

隨著投資者的不斷增多,開始有投資人提議大家拉橫幅去政府討說法。

“我們耗在這是沒有任何意義,昨天就耗了一天,今天再耗下去也解決不了實際問題!我們的訴求非常簡單就是要錢,利息少拿一點都行呢,但是得有人出來說話解決問題啊,不能讓我們這樣傻等!”人群中一體型彪悍的中年男子站出來發聲,大家情緒激動,聲稱要見人老楊本人,和老楊談判。

投資人紛紛離開座位,聚集在一起,現場一片混亂。工作人員和民警把四周圍得死死的。

雅堂金融招牌被員工拆除 近百名投資者上門維權

這時,一戴眼鏡的高個男子站出來,喊了一聲:別吵了,雅堂老楊在群里回復了,快去看看群里!

很多人開始翻看手機,隨后有投資者站出來分析,“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,如果鬧大了,經偵介入了,很可能被定義為非法集資,到時候錢都要被充公,我們大家也會視為非法集資的參與者,到時候錢一分都要不回來。”大家開始小聲議論起來。

“如果真的是非法集資,寧愿充公,也不愿意把錢落到騙子的手里”,來自廣州的那名女子表態。而后場面陷入沉默。

“不行!還得去找雅堂的領導,跟他們面對面的溝通!走!我們去七樓找他們的領導!”片刻,那名身材彪悍的中年男子再次號召大家,人群涌向電梯。

“電梯只到8樓,不到7樓”,電梯里的工作人員說,但是還是有一波人在電梯停在7樓的時候,一窩蜂沖出電梯。7樓電梯正對的墻壁上赫然貼著“雅堂供應鏈金融”幾個字,兩名工作人員正在拆墻上的字。

雅堂金融招牌被員工拆除 近百名投資者上門維權

“什么情況,你們現在連招牌都拆掉了!這是甩手不干了嗎?”一年輕女子上前詢問,工作人員慌忙解釋,“我也不知道啥情況,是領導叫我拆的。”

隨后,大家紛紛拿出手機拍照,被工作人員制止。一自稱領導的光頭男子,勸大家移步六樓,不要影響他們正常辦公。

“我們就想知道你們啥時候能給個準確答復,這個事情到底怎么解決,有沒有解決方案!”一黑衣男子嘶吼了一聲,引來七八名工作人員控制現場。

光頭男子稱,一直在溝通處理此事,一定會給一個答復,需要大家再等一等。

而此時的六樓,剩余的投資人把工作人員逼到電梯角落,要求上七樓未果,紛紛作罷。正好是晚餐時間,大家前往餐廳用餐,吃著餃子,大家的情緒也慢慢平復下來。

一位張姓女子,她16日還參加了雅堂的年會。“當時我們交了一千元的押金,后面可以取出來,但我忘記取了,周五到的三萬塊也沒取出來,要是能早點取出來,還能減少點損失,不過現在說啥都來不及了。”言語中透著無奈的張女士悔不當初,她已經投了13萬。

前后不過幾天時間,雅堂從天上跌落谷底,巨大的落差讓張女士失落不已,“年會上,大家都是睡酒店,而現在卻只能睡在地上。”

版權聲明

發表我的評論

您認為以上內容對您有幫助嗎? 有幫助 一般
0/500字 提 交
全部評論: 共0條
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 广东11选5走势图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安全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法甲积分榜 江西多乐彩新十一选五 3d开机号查询福彩中心 股票推荐网站可以做优化吗 黑龙江11选5视频 香港赛马会娱乐部 网易足彩 炸金花下载手机版 山东福彩网 百人牛牛赢的概率 福利彩票大奖预测 正版百赢棋牌 幸运农场计划安卓版